写在「现金贷」行业动荡中

“ 多年以后,面对互金办,趣店创始人罗敏将会回想起他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趣店是一个110亿市值的集团,回想趣店一年之内市值翻了10倍,从10亿一步迈到超过100亿,成为美国市场最好的中概股科技金融股。现金贷公司纷纷上市,许多巨头早就布局入行,提到的时候还遮遮掩掩闷声发大财。”

近日野蛮生长的“现金贷”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引发骂声一片,有人认为最好叫停。作为互联网金融相关从业人员,有生之年恰逢此行业巨变之际,聊聊我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01 监管未动 芝麻先行

大概是11月17日前后,就有同行陆续反馈公司收到芝麻信用关于终止服务的通知,因『自贵公司与芝麻信用合作以来,芝麻信用持续收到多起用户对贵公司存在收取法定保护利率以上各类费用、不当催收等方面的投诉。』

后来通过多方打听,互相印证说是 此次终止服务是针对现金贷年化利率超过36%的商户

随后在11月21日,腾讯财经报道《【一线】芝麻信用停止与部分现金贷平台合作》,正式确认这个说法。

以上新闻截图来自腾讯财经

一时间,众多现金贷平台立即调整风控策略应对芝麻信用分的缺失造成的影响。许多人寝食难安。然而,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11月23日晚,第一财经发文《蚂蚁金服排查支付宝合作商户 贷款综合年利率不得超过24%》 更是火上浇油。

以上新闻截图来自第一财经

02 一纸令下 行业动荡

蚂蚁金服火急火燎地与现金贷平台切割,还是因为11月21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2017】138号文《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的通知》,且以“特急”文件下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整治办。

许多业内大佬分析,这份通知不同寻常,咋眼一看还以为是假文件,各方求证这份通知的真实性。关于通知的内在含义分析此处不做讨论。

但很明确的一点是,监管来了。

受该利空消息影响,赴美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在股价『塌方式下跌』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03 小贷牌照 几家欢喜几家愁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2日,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记。全国目前有30家现金贷平台通过其运营主体公司或其股东持有了35张网络小贷牌照(含网络小贷公司直接开展现金贷业务)。

网络小贷牌照交易报价从去年几百万到今年一路高歌上涨,现今已飙升至 5000万了。

而就在此前两周,本人曾与某市某小贷公司老板聊天时提起网贷牌照,她表示去年金融办主任曾主动询问她是否需要一张网贷牌照,可以开展相关业务,表示政府金融办对行业的支持力度很大。但是她当时婉言谢绝了。不知现在这位老板又作何感想。

关于网络小贷牌照,目前市面上有两种声音:

风险无法控制,严控资金来源,网络小贷牌照可能一文不值

目前网络小贷之所以很值钱,是市场看到这个牌照的监管套利空间。比如类似于阿里小贷、小米小贷,通过资产证券化获取大量资金而规避了杠杆限制。又如,仅有地方金融办审批备案,即可跨区域实现全国经营。

如果监管认为网络小贷公司风险难以控制,而对其资金来源加以严格限制,并对其经营地域范围也做出限制。那么,网络小贷牌照价值将会类似于传统小贷一样,因为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而价值大打折扣,甚至一文不值。

良币驱除劣币,行业进入良性发展,牌照价值将暴涨

第三方支付牌照整顿,监管只是对部分不合规的企业取消或者要求其收缩业务范围,行业逐渐进入良性循环,牌照价值因此大幅度提高。

按此逻辑,如果监管部门对网络小贷也依据类似的监管思路,对部分经营超短期现金贷的网络小贷公司进行取缔,对部分贷款利率超过36%的平台进行处罚,并要求其进行整改。

那么,大量不合规的平台会因为运营成本大增,或者无法盈利,被迫退出市场。届时,网络小贷牌照将因为良币驱逐劣币、同时具有全国放贷资质而出现暴涨。

那么,网络小贷牌照未来将是一文不值还是还是价值暴涨,取决于接下来的监管政策。

04 监管意见 一刀切?

近日下面这条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同行朋友圈也是刷屏分享,各大新闻平台、金融公众号也是纷纷转载,顺藤摸瓜找到最早的信息来源如下。

重磅!北京互金协会率先落地“现金贷”监管,基本“一刀切”!

先是传谣『一刀切』,接着又『辟谣』。昨日新浪金融专门发文解释中国互金协会与北京互金协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李逵or李鬼?中国互金协会、北京互金协会傻傻分不清楚 查看原文,此处不做赘述。

不过从市场反应来看,现在大家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以下几点:

  • 监管是否『一刀切』?
  • 年利率是否严格执行36%红线?

现金贷是对传统民间高利贷的『降维打击』。 因为不管我们如何批判,现金贷的需求和供应一直都在那里,区别只在于它是活在阳光下,还是藏在阴影里。

高利率、多头借贷、暴力催收等现象,与日本当年的『消金三恶』如出一辙,一直是现今国内现金贷行业饱受诟病的争议点。

在监管问题上,我举双手赞成监管入局,规范市场与经营秩序,监督运营者的经营行为。一方面将放贷者的放贷利率保持在一个可以接受的比例,另一方面是提高行业的准入门槛,将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企业淘汰出局。具体出台什么样的政策,从哪几个方面进行约束和监管,已经有各路大佬分析了,在此就不献丑了。

但如果对现金贷『一刀切』,要么让现有的部分机构走入地下,变成彻头彻尾的『高利贷』,要么换个名头提前收取手续费,过不过都收钱,跟借款成本没半毛钱关系(咳咳)……这明显违背『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的初衷。

在现金贷年利率是否严格执行 36% 红线这个问题上:

一方面是有人表态限制36%利率会导致整个行业无法经营。

中国人民大学杨东:现金贷利率限制36%会导致整个行业无法经营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发布了《我国现金贷行业发展及监管建议报告》,其中提出,对于现金贷平台过高的年化利率应当采取正确认识。应当认识到现金贷利率的形成有其客观原因,以年化收益率36%作为红线,忽视了现金贷行业客户的信用成长周期,会导致整个行业无法经营。

该报告建议,对微额短期产品,限定日利率,每日收费不超过1%,每日收费不得超过20元;微额分期产品,每日收费不超过0.3%,每日收费不得超过20元。对这两种产品,都应当进行债务封顶,总收费不超过借款本金的50%,保证债务总额不超过借款金额的1.5倍。

一方面是有人表态36%红线是合理的。

为什么现金贷36%利率红线是合理的

1、红线过低会让现金贷行业无法经营吗?

当然不会。

一些人声称36%红线过低,会让行业里大部分平台无法经营下去,这意味着成百上千家企业的退出。

他们说,现金贷服务的很多蓝领人群,信用资质比较差,从风险定价来说,36%利率红线太低,无法覆盖风险成本;他们还说,不应该按照年化评判利率高低,因为现金贷普遍期限很短,应该按日设定标准。

好吧,看上去你们说的都对,然而我一句话就能噎死你们:你们不行,别人行啊。

36%红线怎么就低了?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们一直都在红线之内,不照样活得好好的?腾讯微粒贷和蚂蚁金服借呗等头部玩家综合利率同样在红线之内(日息万分之五以内),他们赚不赚钱?赚啊,太赚了。

你们知道现金贷利率可以低到什么地步吗?工行融e借一度可以到日息万分之一,招行闪电贷前几天做优惠的时候不到万分之二,这些产品门槛并不算高。至于微粒贷和借呗,万分之三的日息很常见。

为什么你们认为太低?如果不是故意这么讲,那只能说,你们的能力限制了你们的想象。

36%红线之上的,回到民间,只要不出乱子,没人会管你。一旦惹事,地方有关部门会介入,大到一定程度还会惊动央行和银监会,等待你的罪名,大概率是非法集资。

对于上述两派,本人比较赞同的观点是『应当认识到现金贷利率的形成有其客观原因,以年化收益率36%作为红线,忽视了现金贷行业客户的信用成长周期,会导致整个行业无法经营』。

对于《为什么现金贷36%利率红线是合理的》文章的观点,本人不敢苟同。

  1. 文中所举的现金贷平台,腾讯微粒贷和蚂蚁金服借呗等头部玩家采用的是白名单邀请机制,别说小额现金贷的次级客群(中低收入且工作不稳定),连普通客群都没有资质申请。请问微粒贷、蚂蚁借呗、工行融e借、招行闪电贷这样的优质客群和现今备受争议现金贷的客群一致吗?两者如何比较?
  2. 现金贷产品分级分层很明显,对于银行、微粒贷、借呗等头部玩家和中部玩家都不愿意服务的客群,剩下的尾部平台能否服务这个中低收入且工作不太稳定的客群呢?这个客群规模保守估计过亿、人群基础违约率远远超过年化 36%,但是人群有借贷需求,且传统民间借贷的成本远高于跟现金贷机构借钱成本。换句话说,这部分客群本身也借不到年化36%以下的贷款。
  3. 如果不应该服务这个客群,那么就不是年化 36% 能否存活的问题了。那以上问题就不复存在了。
  4. 如果 36%红线以上的回到民间,只会让现在的这部分客群借贷成本更高更困难罢了。

『所谓的利率上限,可能本意是好的,但通常可能带来严重的经济后果,从而伤害那些我们本想保护的人群,因此与国际认可的金融行为准则不符。单方面的降低利率上限会导致贷款公司无法对更高风险的客户提供贷款,这会砍掉多达50%的消费信贷用户,并未黑市贷款创造条件,那时候就根本毫无客户保护可言了。』 2006年8月 金融服务论坛给日本经济金融首相Kaoru Yosano写信表达以上观点

05 现金贷 何去何从

反倒是今年4月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和《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补充说明》后,不少人知道现金贷行业的利润以后,纷纷涌入这个行业,一时间看去行业欣欣向荣。

之前某本财经、某流金融等做了不少专题报道。

但此次监管令文未出,江湖上已经风声鹤唳,不同往日。

从本周的还款表现数据来看,和上周相比已经惨淡到不忍直视,不仅仅是新户还款率低,旧户还款率也同样偏低,行业系统性风险说来就来,猝不及防。

所以不少老哥大呼『被套路』。

06 虽千万人 吾往矣

一边是大部分平台收紧口子,准备过冬了,另外一边是有未入场的平台正在摩拳擦掌进场开展业务。

此时大部分平台已经停掉了引流渠道,各大贷款超市流量无处释放,相比起往日CPA 10-20 块钱,CPS从今年初 50 块钱左右涨至 100-200 块钱仍炙手可热,一下子又回到解放前,CPS瞬间『白菜价』至 20 块钱左右。

今年下半年以来,500-3000 元的现金贷平台,成本主要体现在两方面:获客成本 + 坏账成本。现今获客成本降低了以后,在一定可控范围内坚持放款,积累用户量和数据,当行业回暖以后会更容易冲上行业头部梯队。

就在此时QQ群、论坛、贴吧里老哥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哪家口子还在放款。

至于最终,国内现金贷行业如何发展,拭目以待……

这是2017年底141号文前夕的文章,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还是唏嘘不已。